金桔柠檬·下[cp雷卡]

答应各位的后续。



卡米尔是个冷静的人。

他几乎是用最短的时间恢复了自己,收拾了房子后回到了学校。

因为高三不会给他留任何调整的时间。

室友是个金色头发性格开朗的男孩,有个发小在隔壁班。周末的时候偶尔会来找他,一起回家或者是出去买书。俩人在一起的时候,基本上都是室友在嘚啵嘚啵,“格瑞格瑞”的叫着,银发的少年总是冷冷淡淡的听着应着。

卡米尔自己拿着东西,打个车或者坐公交回到公寓。他几乎没什么朋友,所以周五晚自习后在一群陆陆续续结伴回家的学生里,他显得格外孤单。

“卡米尔——!”室友直接扑了过来,卡米尔有些无奈的看着像一只大型金毛犬的室友。“你又是自己回家吗?跟我们一起吧!”“不了,我自己就好。”卡米尔把衣服叠好,放进行李箱里。格瑞已经收拾好了,站在寝室门口,绷着脸等人。

“——你不是以前都是你哥哥来接你吗?你......”

“啪——。”猝不及防,卡米尔手里的文具盒掉在了地上。

“金,走了。”室友话说到一半,就被格瑞拉走了。

他坐在床边,突然就不想那么快回到那个只有他一人的家。

 

卡米尔把箱子放回了家里,自己又下了楼。

他去了很多地方。

小时候和雷狮一起玩的公园、读过的小学初中、一起吃过的烧烤摊、父母合葬的墓地......。

最后到了那家茶饮店。

已经在秋末冬初,他买了一杯抹茶蜜豆。

突然就不想喝金桔柠檬了。

卡米尔手里捧着还有些烫手的奶茶,坐在了公园的长椅上。深秋的公园里,褐色的落叶躺在地面上,天色渐渐暗下去,游人也不多。偶尔经过一两个穿着风衣的人,急匆匆的踏着枯叶被压碎的脆响离开。

他低头看着手机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。

“嘟、嘟.......”

——他现在在做什么?

“嘟、嘟.......”

——又没有听到手机响吗?还是出门又忘带手机了?

“嘟.....。”

卡米尔觉得眼睛被风吹的生疼,眼眶泛红。

他对着只剩忙音的电话,轻声低语

“快回来吧。我来照顾你。”

 

一年的时间说长也不长,高三很快就过去了。高考那天,是帕洛斯和佩利翘了课,开着车把他送到了考场。

“加油啊。”帕洛斯笑着一拳捶在卡米尔肩上,“别愧对自己的努力啊。”

实验班出来的不会多差。

 

卡米尔看着填好的志愿单,又想起了帕洛斯的话。

“——雷狮并不希望你追随他,他希望你有自己的路。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我才把他去的地方告诉你的原因。”

Z大,对于卡米尔来说并不算很难。

他坐上去Z大所在地的飞机时,居然出奇的平静。

 

而他听到飞机的警报时,只感觉眼前一片黑暗。

——怎么会......明明都快要到了......差一点啊。

飞机上小孩的哭声,女人的啜泣声,乘务员急急的指挥声,他仿佛没听到一般。舱内的灯也开始忽闪,机身晃动幅度也增大了。

——雷狮,我到不了你身边了。

这是卡米尔陷入永恒的黑暗前,最后想到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卡米尔、卡米尔?怎么了吗?”

当他醒来时,看见黑发紫眸的恋人蹙着眉,有些担忧的表情。“做噩梦了?”他起身打开了灯,给卡米尔倒了杯水。

 

    是梦啊。

“嗯。不要紧的。”卡米尔揉着眼睛,声音还有点沙哑。“睡吧,没事。”雷狮揉了揉恋人的头发,待他躺下后关了灯,把他搂入怀中,“明天你结业式,我去送希尔上学,然后再去参加。”

“唔......嗯。给希尔穿那条浅色的裙子吧...。”

 雷狮看着怀里睡眼朦胧的卡米尔仍然惦记着女儿,有些无奈的应了声。

 

    四年前。

    卡米尔出了高考考场,迷茫极了。

    ——他找不到帕洛斯了。

    他一路并不着急,随着人流慢悠悠的走出去,赶到提前和帕洛斯约好的地点。

卡米尔环视四周,逛了逛,并没有发现帕洛斯的身影。

“——迷路了吗?”

“啊没有...我——。”

等等,这个声音......。

卡米尔突然愣住了,他觉得眼睛很热,呼吸也有点困难。

背后的人叹了口气。

随即就被那人抱进了怀里。

熟悉的气味和温度,语气和声音。卡米尔抬起头来,用镀了一层水光的蔚蓝眼睛看着对方。

黑色头发,幽深的木槿紫眼眸,五官轮廓和身形已经是成年男人的模样......

卡米尔没说什么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觉得喉咙很堵,眼眶发热,在那一刻大脑几乎空白。

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“......嗯。”

“生气了?”

“......没。没生气。”

“一直在一起吧。”

“嗯......嗯?什么?”

雷狮牵着卡米尔的手,轻轻把一枚戒指套上在了他无名指上。

“我说,在一起吧。”

 

 

一段不正经的后记:

写完最后一句的时候已经是8.27的凌晨2:24了,这两段文都是凌晨赶完的。

第一次写这种文,文笔还很生涩,也会出现bug啊什么的。坠机那一块我是看电影模模糊糊想象的,有误差请谅解。

雷狮离开是察觉到异样的感情了吧,他只是想离开一年,认清自己和卡米尔的感情。

大概还会写两个番外。

文里最后部分的希尔是他们领养的女儿,时间线大概是卡米尔大学毕业的前一天晚上。

 

其实一开始这个脑洞大概是源于自己吧。

列表有个人离开了,也是在夜里。那天晚上我直接哭到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,第二天把家长都吓到了。那个人对我很重要,不是cp也不是暗恋明恋对象,但是很重要很重要。他是弃号离开了,并不是出了什么事。

第二天为了调整心情,去了图书馆。路上买了杯金桔柠檬茶,一边喝一边翻他空间,翻我俩记录。

然后到了图书馆,这个脑洞就突然有了。

拿了张草稿纸就开始写,大概写到雷狮跟卡米尔说要离开的时候,就憋不住眼泪了。

跟个傻X一样边写边哭,旁边的陌生姐姐给我递了好几次卫生纸,可能以为我是失恋了,还安慰我。

 

后来他回来了。

但是我们没有像我笔下的那个结局那样。

可能是我自己的原因吧,那个人对我没有多么重要了。

 

希望大家都能知道:每个人都只是你人生里的过客而已,会一直陪你的一定不会走,想走的你留不住也不要为ta伤心了。上帝是公平的,有人离开了,就会有其他人来补上。《假凤虚凰》里最后那几句就说的很好啊——每一次的分离都是意味着下一次的重逢,所以当你在为了分别而难过时,只要想着下一次重逢的快乐就好。

愿世界能温柔待你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合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/8/27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4 )

© 住在箱子夹层里的轩娘 | Powered by LOFTER